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百姓彩票 > 产品中心 >
太难了!“姚老板”爽约增持
发布日期:2022-06-24 19:54    点击次数:124

中国基金报记者 南深

姚振华 2015 年强势狙击万科,虽最终未能入主,但狂赚数百亿一战成名,而如今几千万都拿不出来了。

6 月 22 日晚,姚振华实控的中炬高新公告,控股股东中山润田拟计划自 2021 年 6 月 23 日起 12 个月内,累计增持不低于公司总股份的 1%,但截至 2022 年 6 月 22 日实施期限届满,中山润田实际仅增持 67 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 0.08%,完成率不到 10%。

目前来看,宝能系 2015 年开始精心构筑的上市公司版图正在逐步瓦解。

6 月 17 日,宝能旗下华利通作为第一大股东的另一公司韶能股份公告,华利通持有的 1.41 亿股被深圳中院拍卖,失去第一大股东之位。而近一年中山润田被动减持了占中炬高新总股本 4.86% 的股份,持股比例降到 20.15%,市场传闻控制权或易主。过去的一年,宝能系也在或主动或被动地减持南宁百货、华侨城 A 等公司的股份。

仅完成增持承诺的 8%

或面临监管处罚

根据公告,去年 6 月 23 日,中炬高新控股股东中山润田为挽救跌跌不休、近乎腰斩的股价,抛出了一年内增持不超总股本 1% 股份的计划,并在当日迅速完成一笔增持,共 67 万股耗资约 2500 万元。中山润田给出的理由是," 基于对公司长期投资价值的认可及对未来持续稳定发展的信心 "。

但没想到中炬高新股价继续溃败,首笔增持后的半年多又几乎腰斩,中山润田质押的股份陆续发生爆仓或者强制减持,而增持也就没了下文。这样,截至 2022 年 6 月 22 日增持计划实施期限届满,中山润田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累计增持股份只占公司总股份的 0.08%,完成率 10% 不到。公告称,主要原因是 " 中山润田及其关联方出现资金流动性问题 "。

实际上,中山润田增持远远没完成,反倒大幅度减持了。截至 2022 年 6 月 21 日,中山润田持有中炬高新股票 1.6 亿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 20.15%,期间中山润田共减持公司股票 3868 万股,占总股份的 4.86%,公告称上述减持行为均为中山润田债务问题导致的被动减持,非中山润田主动卖出。

根据相关监管规定以及过往案例,中山润田及实控人姚振华 " 爽约 " 的行为很可能面临监管处罚。

2021 年 11 月 17 日,盛新锂能控股股东盛屯集团因承诺斥资不低于 3 亿元增持,但实际只增持了 1.62 亿元,完成比例为 54.08%,为此收到了深交所的监管函。2021 年 10 月 18 日,上交所披露,联创光电时任董事长曾智斌、时任董事兼总裁李中煜未能按照对外披露的增持计划公告实施增持,增持计划公告披露不准确,影响了投资者的合理预期,被予以监管警示。

宝能系刚丢一家上市公司

频繁的被动减持后,作为控股股东中山润田持有的中炬高新比例仅剩 20% 出头,而市场也传闻中山润田可能会丢掉中炬高新的控制权,中炬高新第一时间作了澄清。

但这种传闻并非毫无根据,首先宝能系对中炬高新的持股比例已经较低,而且还被高比例质押或冻结,随时有继续减持的可能。其次,在 6 月 17 日宝能系因司法强制拍卖刚刚 " 丢掉 " 一家上市公司。

6 月 17 日,宝能旗下华利通所持韶能股份 1.42 亿股,被深圳中院司法拍卖,买家深圳方富实业以 13.05 亿元对价接盘,成为韶能股份新任第一大股东,这是宝能系首家退出的上市企业。从韶能股份股东截至今年一季报的十大股东名单来看,拍卖后华利通只持有韶能股份 6.84% 股权,将退居第四大股东。

此番华利通股权被司法拍卖,源于向宝能旗下的汽车板块观致汽车融资租赁提供担保而承担连带责任。

回溯韶能股份过往公告,华利通作为宝能的二级子公司,正是在 2015 年世人瞩目宝万之争时首次进入韶能股份。此后经过不断增持,2020 年 3 月,华利通成为韶能股份第一大股东,成为宝能布局清洁能源业务的重要上市平台。

为了增强控制权,宝能系还折腾过一次定增,韶能股份拟向华利通单独定向发行不超过 3.24 亿股,定增实施后华利通持有股份的比例将超过 30%,实控人变成姚振华。但定增拿到批文却因为宝能方面资金问题一直未能实施,最终超出了 12 个月的有效期宣告失败。

大举造车拖累严重

姚振华坚称是 " 暂时 " 困难

从宝能系被动处置中炬高新和韶能股份的情况看,显然是被集团其他板块尤其是新能源汽车板块拖累。

就在近期,山东省汽车流通协会消费维权工作站接到多起济南市观致车主售后无 4S 店维修保养的投诉。经协会调查,济南市 4 家宝能观致汽车直营店已经停业,厂方服务电话也已经注销。为此,协会向观致品牌所属的宝能集团总部所在地 " 深圳市罗湖区宝安北路 2088 号 " 邮寄发送问询函,因人去楼空信函被退回。

山东省汽车流通协会表示,经协会多方了解,宝能集团旗下宝能汽车目前出现严重经营问题,到目前无人回应,为此协会将宝能观致汽车品牌列入消费黑名单,并警示消费者谨慎购买观致品牌汽车。

当然宝能集团还是对外 " 辟谣 ",称 " 因总部搬迁导致问询函未送达成功,集团总部已由深业物流大厦搬至深圳宝能中心 "。不过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 年 -2021 年,观致汽车的年销量分别为 2.27 万辆、1.31 万辆、5200 辆,逐年快速衰减是不争的事实。

跟恒大的许家印一样,造车被姚振华视为近年宝能发展的重大战略。他曾宣布要在五年时间里,每年向观致汽车投资 100 亿元用于新车研发,发力新能源和智能网联,最终目标是在 10-15 年的时间打造一个 " 具备强大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的汽车集团 "。根据公司方面的宣传,其汽车布局目前在全国拥有 7 大基地,取得的工业用地规模超过 400 万平方米,总投资额超过千亿。

如此孤注一掷的砸钱新能源汽车,目前宝能整体的流动性状况如何呢?

尽管 2022 年上半年即将过去,但宝能及旗下主要发债平台钜盛华至今都还没有发布 2021 年年报。根据 2021 年 10 月 20 日中炬高新对上交所的问询回复,宝能集团合并报表总资产约 8300 亿元,剔除并表金融企业资产及负债后总资产约 4300 亿元,有息负债合计为 1927 亿元(包含银行贷款、信托贷款、理财产品及发行的公司债券),对外担保余额 308 亿元。目前钜盛华发行的 10 只债券 7 只已经展期。

不过,在姚振华看来,宝能遇到的只是 " 暂时 " 流动性困难。其两次做过类似的表态,一次是在去年 11 月发给员工的公开信中,一次是在今年 3 月被传闻 " 失联 " 接受央视财经的采访中。

编辑:小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