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百姓彩票 > 产品中心 >
九价HPV疫苗“一苗难求”,放宽年龄限制能缓解吗?
发布日期:2022-07-15 19:51    点击次数:119

  中新经纬7月12日电 (林琬斯)随着越来越多人对接种HPV疫苗需求的增加,HPV疫苗因产能有限而供不应求,尤其是九价疫苗“一苗难求”,让不少求苗的女性错过最佳接种年龄。

  在此情况下,最近部分地区有“九价疫苗即将放宽年龄限制至45岁”的声音出现。那么,九价疫苗“扩龄”是否现实?还有多久才能实现?

  九价疫苗包装盒 受访者供图

  “卖签约包”“配货”销售九价HPV疫苗

  宫颈癌主要由感染人乳头瘤病毒(HPV)引起的。陕西省肿瘤医院妇瘤科主治医师吴涛对中新经纬介绍,HPV病毒有100多种,分为高危型和低危型,中国常见的高危型HPV包括16、18、31、33、45、52、58等。通常有性生活的女性,都有可能感染HPV病毒,但绝大多数都是一过性感染,和感冒一样,机体抵抗力正常,多数能在一年内依靠自身免疫力使病毒转阴。但是少部分人持续的高危型人乳头瘤病毒感染(一般认为1年以上)就会导致宫颈癌前病变,不断发展甚至进展为宫颈癌。

  不过,宫颈癌也是可以预防的,在适龄女性人群中接种HPV疫苗将会显著降低宫颈癌和癌前病变的发病率。

  万泰生物2021年年报显示,根据中检院和各地方检验所疫苗签批发数据,从大品种上来看,双价HPV疫苗合计实现签批发181批次,同比增长269%,九价HPV疫苗实现批签发44批次,同比增长83%。

  即便如此,九价HPV疫苗仍“一苗难求”,甚至出现更多销售花招。

  近日,据媒体报道,打HPV疫苗需要“配货”,即搭配其他的疫苗或者体检,才能约到HPV疫苗。一位可以帮助预约九价HPV疫苗的黄牛就向中新经纬表示,部分医院就有“卖签约包”的情况,即强制体检,收取额外费用,给医院带点利润。

  另外,该黄牛也透露,因为需要接种的人太多了,放苗永远满足不了市场。除了放苗,部分医院会进苗、卖苗。该黄牛表示,九价苗的费用外再交2000元,他可以帮忙约苗,最快两周左右能打,“三针都能打上,不用重新约,针是真的九价苗,可扫描盒子上的追溯码查询真伪”。

  九价疫苗接种卡 中新经纬 林琬斯 摄

  面对国内HPV疫苗市场供不应求的情况,也有不法分子通过低价走私九价HPV疫苗牟利。近日,广西柳州中院对一起走私九价宫颈癌疫苗的案件进行一审宣判,被告人徐某莉等4人从香港低价购买疫苗走私到深圳,后销往各地。4人共走私疫苗2824支,涉案金额近300万,共计获利12万余元。

  实际上,人们转向黄牛约苗和被医院要求“配货”约苗实属无奈之举,各地HPV疫苗预约的方式苛刻,“陪跑”多年无法“上岸”的情况已经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中新经纬了解到,北京是通过线上预约、电话预约。不过,多家社区医院均告知中新经纬九价HPV疫苗没苗,不知何时能约上。北京的部分医院还有户籍限制,非该辖区人员不允许接种。

  还有深圳等地区通过“摇号”来决定谁可以接种。有不少人向中新经纬反映,摇号过程耗时耗力,拼手速也拼运气。不少人“陪跑”半年也抢不到,就算能抢到,也无法保证另外两针能够按时接种,可能出现超龄的问题。

  九价HPV疫苗为何还是“一苗难求”?

  据了解,目前全球已上市的HPV疫苗有3种,针对HPV病毒亚型的数量不同,有二价疫苗、四价疫苗和九价疫苗。中国已有5款HPV疫苗产品获批上市,包含3款进口HPV疫苗和2款国产HPV疫苗。

  2006年,世界首支HPV疫苗问世,直到2016年中国首个批准上市的HPV疫苗——由葛兰素史克生产的二价HPV疫苗“希瑞适”,这十年,HPV疫苗市场在中国处于空白期。

  上海从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基金经理罗凌此前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分析称,目前需求旺盛的原因是很多人之前没接种HPV疫苗,需求累积到现阶段集中释放。未来5至10年可能是存量人群补种的阶段,之后就是每年新增量人群接种。

  2018年,美国默沙东九价HPV疫苗“佳达修”在中国内地上市,智飞生物成为了默沙东HPV疫苗的中国独家代理商。然而,上市至今,九价HPV疫苗仍然一针难求。

  缺苗背后,全球只有默沙东一家九价疫苗生产商。近日,默沙东中国总裁田安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公司每一剂HPV疫苗从开始生产到应用,最长需要近四年时间。

  不过,九价HPV疫苗的供应量也相应有所提升。近日,智飞生物在互动平台表示,2022年第一季度,九价HPV疫苗的批签发量同比增长近280%。

  吴涛表示,接种HPV疫苗是预防HPV感染,防治宫颈癌最好的办法,但不要盲目等待和追求最多价的疫苗,而应尽早尽小接种得到保护。如果没约到九价HPV疫苗,接种低价HPV疫苗是更好的选择。

  除了九价HPV疫苗,四价HPV疫苗市场目前也掌握在默沙东手里。据了解,四价与九价疫苗全程接种费用分别为2394元和3894元。而在二价疫苗的市场竞争中,国产疫苗也以其价格优势分得一杯羹。

  2020年,万泰生物的二价HPV疫苗“馨可宁”上市,一针仅329元,即便接种3针,也仅987元,远低于相同剂量葛兰素史克“希瑞适”的1740元。

  作为首支国产HPV疫苗,“馨可宁”采用了大肠杆菌技术研发路线,成本低、效率高。2021年年报显示,万泰生物营业收入大增144.25%,主要因为二价HPV疫苗、试剂及活性原料收入增加,疫苗业务的毛利率更是高达92.55%。2021年,万泰生物二价HPV疫苗的销量超过1000万支,政府采购量占比仅1.5%。

  2022年3月,沃森生物二价HPV疫苗“沃泽惠”也获批上市,5月底正式投放市场,以更低的价格,抢走万泰生物的部分市场。

  今年5月底,沃森生物和万生物泰的二价HPV疫苗共同中标江苏省政府采购项目。此次采购数量共为3.2万支,其中沃森生物拟中标价格246元/支,中标2.24万支,万泰生物拟中标价格329元/支,仅中标0.96万支。

  对此,万泰生物表示,其二价HPV疫苗自上市以来,主要供应自费市场,各地方政府自主针对特定年龄段免费自愿接种的采购量占比较小,对于公司的营业收入影响有限。

  不过,吴涛对中新经纬透露,中国宫颈癌的分布有地域差异,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农村高发于城市。临床上收治晚期宫颈癌患者也多来自农村。中国还有数亿的中低收入妇女,她们除了对HPV疫苗的预防效果,安全性考虑之外,对疫苗的价格也很关注。“对于经济欠发达的人群,价格会直接影响到HPV疫苗类型的选择。”

  放宽年龄限制近在咫尺?

  在供不应求的九价HPV疫苗赛道上,中国研发、生产企业也日益增多。值得注意的是,相较默沙东九价疫苗在中国大陆批准的16至26岁适种年龄,部分国产九价疫苗正在扩大试验人群的年龄段。

  这或许意味着,未来随着更多九价HPV疫苗的上市,不仅能够缓解“一苗难求”的局面,等待的适龄女性也不用因超26岁而焦虑。

  据了解,重庆博唯佰泰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下称博唯生物)、江苏瑞科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瑞科生物)、北京康乐卫士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及万泰生物的九价HPV疫苗均已进入三期临床阶段。

  万泰生物于2020年9月启动III期临床试验研究。彼时公司表示,九价疫苗的III期临床试验旨在评价该疫苗在18-45岁女性健康志愿者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不过在早在2020年,万泰生物就曾表示,九价疫苗根据临床经验预计3年之内不会上市。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信息显示,博唯生物2020年公示,九价疫苗的III期临床试验,目的也包括评价HPV疫苗在20-45岁中国女性人群的免疫原性和安全性。2021年9月完成三期临床试验。

  瑞科生物2021年6月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公示,其九价疫苗在健康女性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III期临床试验,目的之一在于评价3剂接种于9-17岁、16-26岁、18-45岁健康女性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不过,公司并未披露试验完成日期。

  疫苗专家陶黎纳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三期临床试验的时长,需要参考样本量:样本量越大、成本越高,观察时长越短;样本量越小,观察时间更长。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样本量大,投入高,三期临床试验也要观察一到两年,才能看出疫苗组和安慰剂组的显著性差异;样本量小,可能得观察五、六年以上,才能得出发病率差异,才能总结。从国产HPV疫苗三期临床试验开始到审批上市,至少需要2至6年时间。

  吴涛对中新经纬表示,2019年,默沙东就在中国启动了九价HPV疫苗9-19岁和27-45岁女性年龄组的三期临床试验,桥接免疫原性和免疫持久性试验,观察期为5年,即中国最早9价HPV疫苗到2024年可能会放宽年龄限制到45岁女性。男性的入组工作也正在进行,不过,中国男性要想接种九价疫苗,最快还得等5年。

  不过,陶黎纳也指出,放宽至45岁也意味着有更多人抢购九价疫苗,仍然难以缓解“一针难求”的局面,甚至更加激烈。(更多报道线索,请联系本文作者林琬斯:linwansi@chinanews.com.cn) (中新经纬APP)

  (文中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责任编辑:罗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