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百姓彩票 > 产品中心 >
山东母子被杀案:年轻母亲被儿子同学在家奸杀,三名凶手最小14岁
发布日期:2022-07-31 20:17    点击次数:59

“你要抓他就抓,我们家可没有什么钱可以赔。” “你自己没用就算了,为什么要搭上你哥哥,你哥哥好好的一门亲事就因为你没了。”

这是两对父母在得知自己儿子身陷命案后的反应,一个只为钱财而担忧,而另外一个则只为自己的大儿子担心,没有丝毫考虑过小儿子的感受。

在这样两个家庭中成长起来的小虎和小豪自然也就没有办法感受到来自自己家人的半点关爱。两个十来岁的少年在无人管控教育的情况之下,长成了所有家长都不愿意看到的样子,成日偷鸡摸狗,不务正业,在学校里面无法无天。

但是并没有人预料到这两个孩子竟然会有这样大的胆子去杀人,而令众人更加意外的是,平素在村子里乖巧懂事的小蒙竟然也是凶手之一,而且还是最终确认的主谋。

两面人

和其他两个孩子不一样的是,小蒙家虽然是重组家庭但是小蒙的母亲和继父并未亏待他,反而对其十分的宠溺,但是从下失去父亲的小蒙在心底缺失的爱并没有因为继父的到来得到填补,小蒙反而还非常在意继父的身份,因为继父原本是小蒙的三叔。

村子里的人也知道这层关系,经常开玩笑似的揶揄,小蒙对这些人的言语非常反感,但是他一想起母亲说的要他听话,他就会下意识将自己的脾气压下,因为母亲在其心中的分量是极重的,他不愿意要母亲担心。

但是他本身的秉性却并非那样纯良,为了发现自己内心的怒气,他经常选择在村外无法无天,离村子越远,他就越发放肆,他从不在村里撒野,遇到每一个村里人都会装作腼腆乖巧,因为他要保证自己的母亲不会知晓自己的本性。

所以这就导致,在其犯罪之后,村里人和其亲人都感到十分不可置信,明明那样老实乖巧的一个孩子怎么会犯下如此大错。

惨案发生

这三个臭味相投的孩子,本身年龄也相差不大,还都是住在这附近,很快便组成了一个小团伙。他们经常一起干的事情就是在放学的路上收取保护费,随意选取猎物,将其逼至小巷内,索要财物。

小海便是三人的目标之一,作为体育生的小海本身长得牛高马大,在体育方面非常厉害,但是由于家中教育太严,直接导致小孩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根本就不敢反抗,久而久之,小蒙三人也就知道了小海不过只是外表看起来比较壮实,实际上却不堪一击。

小海的父亲为了供养家里常年在外面跑运输,因此小海一直和自己的母亲住在一起,小海的母亲在年轻的时候在村里美貌就是出了名的,徐娘半老之后,因为保养得好又不用操心,依旧风韵犹存。

2010年4月23日,小蒙等人又将小海拦在巷子中,向其索要钱财,因为小海的零花钱早就已经用完了,小蒙等人没有得手,在将小海放走之后三人不太甘心,干脆跟着小海来到了他的家里。

小海看着刚刚勒索自己的三人闯进了自己的家中,准备大喊,但是却被三人很快控制,这个时候小海的母亲刚好回来,看见这一幕直接上前制止,最终这母子二人都被控制,小蒙等人先是在房子里找了一会钱财,后来看着被捆绑的小海母亲突然有了其它的想法。没过多久,只听到房子里传来几声闷哼,三名少年慌乱逃离。

小海的家不算偏僻很快便有人发现了异样,在客厅中,村民发现了小海和其母亲的尸体,警方迅速赶到案发现场,经过法医鉴定,在母亲的身上发现了明显的被侵犯的痕迹。

通过走访警方在当天便锁定了嫌疑人,警方很快便将三人抓获,三人都是读中学的年纪,最大也才16岁,却犯下了如此可怕的罪行。

根据所有证据来看,小蒙、小虎以及小豪都已经构成了严重的故意杀人罪以及QJ罪行。证据确凿,在看见有警察来抓自己之后,小虎和小豪都露出了明显的后悔神情,而唯独小蒙却依旧淡定,看见警察的来访,他直接跟着警方离开的家中,即便身后的母亲哭得撕心裂肺,但他也终究没有回头看一眼。

待到审讯的时候,警方问起为何他不回头看看母亲,小蒙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只说了一句:“我觉得我自己对不起她,我不配做她的儿子。”在最后警方还了解到,在杀人之后,小蒙也并未逃跑,他只是去自己父亲的墓前了许久,在平静了心情之后便回到家中继续装着乖巧,直到警方来将他的面具打破。

根据《刑法》的规定,故意杀人罪一般应当处以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而QJ罪则一般会被判处十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三人应当数罪并罚,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对其进行判罚。

再加上四人的年龄均处于十四岁到十八岁之间,因此在相应的刑期上会进行从轻或减轻判处,最终三人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到十八年不等。

本来应该在课堂上努力的孩子,最终却在监狱中接受着改造,这一切难道真的是因为其从一生下来就格外的凶恶吗?我相信一定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应当还是出在后天的教育上,小虎和小豪的父母对其不闻不问,他们没有接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而小蒙的母亲则对其太过溺爱,反而容易被其蒙蔽,同时忽略了其心理上的变化。这二者本就是一个极端的,也正是这样的极端才造就了最终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