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百姓彩票 > 产品中心 >
高温有序用电下钢厂继续减产,“金九银十”旺季有望促需求回升
发布日期:2022-08-27 20:32    点击次数:184
下需要用 p 标签分段,不能直接就放文字或图片标签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缴翼飞 实习生 莫予滴 北京报道

钢铁行业的“紧日子”依然没有过去。在8月,一方面,高温导致下游的需求难以提振,另一方面限电影响了部分电炉钢的生产节奏。

但在8月份之前,很多钢铁企业已经遭遇利润下滑。据21世纪经济报道不完全统计,截至8月26日,已有33家上市钢企公布2022年上半年业绩公告。中信特钢、本钢板材、杭钢股份、三钢闽光和抚顺特钢等24家企业2022年上半年净利润下降。其中,柳钢股份甚至出现亏损,2022上半年实现归母净利润-9.57亿元,上年同期为18.8亿元。

减产,开始成为很多钢厂的选择。

“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之前钢铁企业一直越亏越产,其实就是大家都不想主动减产,为别的企业腾出市场空间,失去客户,而且考虑到税收、就业、贷款、地方政府支持等多方因素,钢厂不敢贸然停下高炉。”身为一家钢厂高管的张旺(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不过,经历了高温和限电的冲击,最近一段时间,选择减产的钢厂明显增多,国内粗钢日均产量也在7月创下了过去三年的最低。而减产也取得了一定效果,进入8月份以来,钢材价格开始出现止跌回升的走势。

在“强预期”与“弱现实”的不断博弈中,下半年的钢铁行业的“金九银十”即将到来,无论是钢厂、贸易商还是业内专家,都普遍持谨慎观望态度。

亏损、限电双冲击

张旺指出,今年3、4月份受疫情影响,多地钢厂因出货困难错过了上半年旺季。而宁愿亏损也不减产的盲目竞争行为,使钢铁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即使在市场低迷下,大多数钢厂在二季度的钢材产量仍保持逐月增长,显著超出市场需求,最终,走到了亏损的悬崖边上。

面对不断走低的钢价,多家钢铁企业终于痛下决心,在近两个月内陆续宣布进行停炉或减产。在减产钢企中,武汉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对一座3200立方米的高炉进行停炉,时间约为150天,预计影响日均铁水产量约0.75万吨。安徽长江钢铁则从7月6日起就对一座3号高炉和其他配套产线检修80天,预计影响产量30万吨左右的铁水生产,另外还有包括鞍钢、淮钢特钢等多家钢铁企业,也都有不同程度的高炉和产线的检修计划。

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22年7月,中国钢铁产量继续回落,且降幅较5月和6月明显扩大,粗钢、生铁、钢材分别环比下降13.1%、11.3%和13.2%。其中,7月粗钢日均产量为262.68万吨,环比下降13.1%,创下过去三年新低。

即便到了8月份,检修减产仍在继续。据找钢网不完全统计,8月份国内有46家钢厂正在检修或计划检修,影响铁水77.34 万吨,螺纹钢55.55 万吨,线材0.77万吨,热轧97.01万吨,冷轧12.40 万吨,中厚板18.22万吨,其他9.90 万吨。

此外,在近期极端高温干旱天气的冲击下,浙江、江苏、安徽、四川、重庆等地陆续发布有序用电方案,要求工业企业错峰生产。受此影响,相关地区钢铁企业开工时间缩短,甚至停产。

“国内电炉钢钢厂开工率自8月3日开始已经连续3周下降,近三周开工率下降了12.12%。”找钢网行业大数据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贺少岭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目前影响最为严重的为四川省,省内11家电炉钢厂全部接到通知要求全部停产,长流程钢厂亦要求执行错峰生产,在限产的1周时间内日均影响钢材产量3万吨左右,合计影响量可能在21万吨。此外,浙江、江苏地区钢企虽然受限电影响,但由于每年夏季都有执行,叠加部分高炉钢厂自己有发电设备,整体影响量较为有限。

为保持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巩固去年粗钢产量压减成果,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信部、生态环境部、国家统计局此前已明确表示,将在2022年继续开展粗钢产量压减工作。

国家发改委产业司一级巡视员夏农在近日召开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第六届会员大会第四次会议上明确表示,在下半年的粗钢产量压减过程中,将牢牢把握稳字当头、稳中求进的总基调,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严格执行环保、能耗、安全、用地等相关法律法规;坚持区分情况,有保有压,重点压减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区域粗钢产量,避免“一刀切”;要把握力度节奏,保障国内市场需求,维护钢材市场平稳运行。

贺少岭表示,1-7月份国内粗钢产量已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4000万吨,给粗钢产量压减预留了更多的空间。在无明显压减粗钢产量压力、库存下降及需求恢复的影响下,接下来的粗钢产量同比或小幅回升。2022年粗钢产量较大概率是下降的,降幅预计在1500万吨-3000万吨之间。

停产潮向上游原材料传导

据21世纪经济报道不完全统计,截至8月26日,已有33家上市钢企公布2022年上半年业绩公告。

出现亏损的柳钢在业绩公告中表示,上游大宗原料价格高企、国内房地产市场低迷等国际国内因素导致成本持续走高、下游需求减弱,给企业整体发展带来困难。此外,包钢股份和广大特材等钢企也将公司上半年的利润下滑的原因,归于上半年原材料价格波动。

张旺坦言,钢价上涨时,钢铁企业经常是成本涨幅高于收入涨幅,而降价时,又是成本降幅明显低于收入降幅。

不过,目前上游焦炭业也出现了明显的价格下跌和企业减产。6月中旬至8月初,焦炭价格已经过五轮降价,累计降幅约1100元/吨左右。云南、贵州部分地区限产比例一度达到40%以上,山西、河北、山东、河南、江苏、安徽等地限产也保持在30%左右的水平。

中国焦炭业协会也在7月份连开两次会议,商谈减产事宜。与会人员表示,针对当前行业经营情况,加大限产力度,争取现金流是企业顺利度过困难时期的唯一出路。与会企业达成包括即日起限产50%以上,带动同区域企业共同限产,立即停止或减少全部煤炭采购等共识。

贺少岭分析,今年国内焦炭(钢厂、港口及焦化企业)的库存量持续维持在低位,焦化企业的产量虽然小幅回升,但仍维持在近几年低位,使得今年以来的焦炭供应整体表现相对偏紧。进入8月份后,焦炭价格已经重新提涨两轮。如果9-12月份国内粗钢产量环比上升明显,不排除焦炭再度出现涨价的可能。

此外,同为钢材生产主要原材料的铁矿石,也从5月就开始出现价格震荡下跌的情况。

上海钢联铁矿石高级分析师俞晨表示,上半年铁矿石在钢厂集中复产、港口铁矿石持续去库存、钢材利润收窄、钢厂亏损主动减产的节奏变换下,价格在800-1000元/吨的区间波动,而下半年铁矿石价格变化的核心驱动逻辑与上半年或正好相反,将呈现钢厂限产减产、港口铁矿石资源累库、矿价探底、钢厂利润再分配的变化节奏。如果按铁矿石全年进口量同比减少3000万吨,内矿产量同比增加600万吨,铁水产量同比减少2000万吨计算,则下半年铁矿石将全面过剩,年底港口库存有望重回1.6亿吨。

“得益于主动减产对原料价格的抑制,8月市场上的产品盈利表现已经出现好转。”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目前螺纹钢、钢坯、建材类钢材的盈利空间有了明显的恢复,板材类的带钢、热卷、冷卷等钢材仍处于亏损区间,但亏损幅度已经明显收窄,下半年仍有向好趋势。

王国清进一步表示,钢企的后续复产会较为谨慎,对原材料的采购仍将采取满足刚性需求的低库存策略。

下游需求何处寻?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8月上旬,21个城市五大品种钢材社会库存为1028万吨,比7月末减少45万吨,下降4.2%;同比减少185万吨,下降15.2%。

王国清指出,社会库存是判断钢材走势重要因素,虽然目前社会库存已经连续10周下降,但反映出的不是需求持续恢复,而是市场信心不足和下游企业资金不足,往往是很多企业是有需求了,再从钢厂拿货进行转手,自己手中不留库存资源。

“4、5月份开始,就已经有人开始抛售存货了,之前持观望态度的、跑得晚的,都出现亏损。钢厂现在也是一个即产即销的状态,不管哪个环节都很少有存货。”身在河北的钢铁贸易商刘亮(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以往中国钢材市场结构中,会有多级代理商囤下大部分现货,而现在作为蓄水池的中间环节逐渐精简,钢厂甚至是直接和下游需求终端联系,所以现在需求不好的时候,钢厂和剩下的代理商就会承受比较大的压力。

刘亮表示,经过上一轮钢价的大幅下跌,贸易商的乐观预期多次落空,因此对于“金九银十”的看法都较为谨慎。目前,贸易商库存普遍偏低,一些地方市场甚至出现了部分钢材缺规格的情况。此前钢价一旦上涨,钢厂就会立即复产,而现在整体复产不及预期,可见钢厂也意识到后期的压力较大。

对于下半年的市场恢复情况,受访专家均认为,接下来的钢价变动还要看需求的回暖力度。

王国清表示,由于“保交楼”政策的不断落实,以及基建投资不断发力的共同作用,叠加高温天气的逐渐消退,工地施工将重新活跃,可能会在传统“金九银十”旺季出现需求释放的小高峰。总体来看,国内钢材市场旺季之后还需要警惕钢价出现冲高回落的局面。

贺少岭分析,目前基建、新能源及汽车行业在下游行业中整体表现较好。后期基建赶工及新开工积极性较强,但占行业用钢的16%~17%左右,而房地产行业占行业用钢的35%~36%左右,基建行业的用钢增量,或仍难以弥补房地产行业较大的缺口。

“虽然近期美联储大幅加息预期减弱,但在全球高通胀压力、经济衰退等因素的影响下,9-12月份国内钢材价格大概率处于见顶的下行通道。但由于供应端的下降,以及国内需求端的弱复苏,钢材供需格局在三季度中后期大概率会经历再平衡,钢价或有阶段性反弹机会。”贺少岭说。

(作者:缴翼飞 编辑:陈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