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百姓彩票 > 服务项目 >
抑制通胀,除了降物价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
发布日期:2022-07-05 19:17    点击次数:77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思想钢印(ID:sxgy9999),作者 | 人神共奋,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01 关于通胀的个人记忆

对于这场始于美国,并一直在影响中国的大宗商品价格的全球大通胀,有一个常见的误解——美国的高通胀是因为政府直接把钱发给老百姓,消费旺盛,失业率在历史最低点,企业招不到人,工资拼命向上涨,收入增长超过物价上涨,通胀没什么,美联储打击通胀,完全是配合民主党中期选举的政治作秀。

果真如此吗?因为近 20 多年我国很少有 7% 以上的通胀,所以大部分投资者对通胀之恶缺乏 " 切肤之痛 "。

我国最近的一次大通胀是 1993~1995 年,1993 年全年都是 10% 以上,1994 年全年都是 20% 以上,比起美国目前最高的 8.7%,要可怕多了。

那时我还是没有收入的学生,学校食堂里几乎每隔两个月就要涨一次菜价,不涨价的时候就减菜量,以至于我们 " 绝食抗议 " 了好几次。当时父母的经验是,工资一发下来,先把必需品买回来,月底说不定就要涨价了。

通胀超过一定时间和程度,就会发展为 " 通胀螺旋 ",物价上涨,导致工资上涨,工资上涨又导致物价继续上涨,看上去收入和支出都在涨,但收入的增长是不均的,大部分人的收入增速都不及支出,特别是中低收入阶层的痛苦是持续的,很容易引发民众的大规模不满。

这三年的大通胀给政府的印象太深刻了,所以在 2008 年以前,货币政策主要是防通胀、防过热。

从维持社会稳定的角度,高通胀是一定要打下去的,但对付通胀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维护政府长期的 " 货币税 "。

02 币税

货币的本质是政府对居民的债务,而温和的通胀可以让政府秘密地向所有公民 " 赖账 ",所以通胀就是收税,是一种 " 货币税 ",是各国政府赖以生存的三大手段(税收、通胀、国有资产运营)之一。

但如果通胀过于剧烈,人民感到痛苦," 秘密收税 " 就变成了公开征税,这个税就很难长期收下去,所以各国政府都热衷于长期维持温和通胀(低于 3%),但对恶性通胀却非常警惕。

没有人喜欢被收税,任何一种税收征的时间长了,总有人想到各种方法避税甚至偷税。而人民对付货币税的方法就是——买房,买股票。

通胀不但代表物价,也代表房价、证券、大宗商品等资产价格的上涨,与资产价格的上涨相比,生活开支的上升微不足道,所以通胀对社会不同阶层的影响不同,越是富人,越和政府一样欢迎通胀。

近二十年中国并非没有通胀,中国的 CPI 中食品价格占比过高,房价却不计入,几次 " 高通胀 " 不过是猪周期的变形,真正的通胀是房价的暴涨。这二十年,国家和少数先在一二线城市的买房者,通过房价暴涨这个特殊的收税手段,实现了一次财富的隐形转移。

买房买股票,相当于避开了政府的 " 货币税 ",而持有多套房产、大量证券的中上阶层,相当于和国家一起向其他公民 " 收税 ",这也是政府要限购的原因——要勤劳致富,不能偷税致富。

限购只能阻止 " 收税俱乐部 " 的新成员,对于已经持有房产股票者,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政府自然也有办法反制,那就是——利率工具。

房地产和证券本身不代表 " 收税权 ",只是与国家共享的 " 收税凭证 ",这个 " 收税凭证 " 的价值很不稳定,当房价和股价上涨时,其中既有 " 货币税 " 的部分(即通胀),也有 " 收税凭证 " 的升值(即资产泡沫),两者很难区分,而通胀到了一定程度,总是后者的弹性更大——只要用加息刺破泡沫,相当于国家甩掉了一批 " 硕鼠 "。

所以,加息打击过高的通胀,虽然让政府损失了一部分 " 货币税 ",但损失更大的是 " 收税凭证 " 的价值——股价和房价,那些在资产泡沫后期,加杠杆买 " 收税凭证 " 的人,损失惨重,完成了一次快速 " 均贫富 "。

一轮加息之后,泡沫破裂,但财富并未真的消失,因为资产还在,政府可以通过下一轮降息,再把 " 货币税 " 收起来,把资产价格做上去。

当然,加息也不能加得太猛,降息不能降得太迟,否则会导致衰退过早到来,推升失业率,对底层的伤害更大。

所以,货币政策就是一个精确 " 择时 ",在经济过热之后迅速加息,在衰退到来之前及时降息。

理解了这个周期,你才能理解美联储对高通胀的真正态度:在衰退来临之前,用尽手段把通胀打下来,这样才能尽早开启新一轮降息,才能让 " 货币税 " 重新启动。

03 通胀的五大原因

关于本轮通胀的第二个经典的误解是:本轮通胀类似于上个世纪 70 年代,是供给端造成的,主要是原油暴涨,主要原因是各国的新能源低碳政策,金融企业的谨慎,让前几年油气企业勘探开发的资本开支不足,地缘政治局势进一步紧张等因素导致油气供应增量有限甚至减少,通过加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反而造成经济衰退,形成 " 滞涨 "。

这个观点本身是对的,我在《美联储疯狂加息,会把全球股市 " 加崩 " 了吗?》一文中有过详细分析,但它是否意味着加息起不到效果呢?

首先要分析本轮通胀的五大原因:

1、消费需求:疫情以来美国推出空前的财政刺激政策,最主要对象是居民个人,从带薪休假到资金补助,对消费端的刺激,是这一轮通胀的直接原因;

2、供应链因素:疫情期间,之前最优化的产业链被打破,临时的供应链必然缺乏效率,导致通胀;

3、能源供给:过去十几年,全球绿色能源政策过激,导致传统能源企业资本开支不足;

4、地缘政治与大规模的制裁;

5、货币政策:量化宽松与低利率,是一个火上浇油的因素。

这五大原因并非简单的叠加,前四大原因都是供需结构的变化,只有第五个原因是货币原因,供需因素有一个算一个,是在 " 做加法 ",而货币因素是在前面 " 加法 " 的基础上 " 做乘法 ",五大因素并不对等。

前面分析过,通胀包括物价和资产价格的上涨,资产包括房产、股票和易存储的大宗商品(主要是金属和原油),大宗商品既代表物价,也代表资产价格。

物价由供求关系决定,而资产价格由供求关系和货币共同决定,所以要分开来看。

决定物价的四大供求关系因素," 需求因素 " 和 " 供应链因素 " 已经消失,地缘政治虽无法消失,但影响正边际缓和,唯一长期存在的通胀因素是 " 能源结构 ",所以四个供求因素只剩下 " 一个半 "。

通胀的物价部分实际上从年初开始就在缓和,为什么从数字上感觉不到呢?因为货币因素造成的 " 泡沫视觉 "。大宗商品的资产价格的上涨既包括了 " 货币税 " 也包括 " 征税凭证 " 的上涨,而过高的通胀,主要是 " 征税凭证 " 价格暴涨,即我们常说的 " 资产泡沫 "。

所以,通胀是 " 供求关系搭台,货币现象唱戏 ",戏总比舞台更引人注目,舞台虽然塌了一半,戏还在唱,入戏过深。

而" 货币因素 " 正在通过这一轮快速加息来解决," 征税凭证 " 价格没有独立性,完全依附于 " 货币税 ",只要 " 货币税 " 降低,资产泡沫破灭,只在顷刻之间。

大宗商品已经开始分化,与生产端关系更密切的铜价,在 4 月已结束牛市,到 6 月末已进入熊市;而油价与消费端的关系更密切,加上能源供给结构的制约,可能将持续在高位再唱一年 " 独角戏 " ——但这已经不是通胀了。

通胀不会很快退潮,但会慢慢降下来,美国核心 CPI 近一年四次跳涨的时间点分别在 21 年 7 月和 10 月、22 年 1 月和 3 月,这也意味着从 7 月起,每月公布的通胀率(即同比数)很难大幅增加。

高通胀的预期已死,本轮财富周期的大戏也就此结束,上一篇《美联储疯狂加息,会把全球股市 " 加崩 " 了吗?》就在分析这个问题。

实际上,通胀原因并不重要,治通胀从来不是治病,而是缓解症状,不管什么原因,只需要对着 CPI、PPI 这些 " 症状 " 下药,就好像我们这一轮经济下行的原因难道是基建量不足吗?但政府能拿出来的手段还是基建,也确实可以 " 稳经济 "。

很多投资者还会担心出现类似 70 年代的滞胀,我认为没有可比性。

70 年代的 " 滞 " 并不是真的经济停止增长,70 年代实际 GDP 平均增速在 3.2%,远高于近十年 2% 的增速,只是与 60 年代的 4.5% 的高增速相比,人们无法接受。

70 年代最大的问题是 GDP 在 -0.5% 到 5.6% 之间大幅波动,叠加了两次持续高通胀,这种大幅波动,正是因为当时的政府对货币政策工具运用不够熟练,70 年代前期加息不够坚决,后期降息不够果断——今天美联储的各种工具运用纯熟,都是建立在之前几十年经验之上。

正因为汲取了 70 年代的教训,这一次加息周期,美联储的态度才非常坚决," 长痛不如短痛 ",以短期经济衰退的代价换取早日进入通胀拐点,市场的预期就会转向新的降息周期,资产价格就能真正触底。

分析了美国的通胀,最后还是要回到对 A 股的影响上。

04 中美利率

在上一篇《美联储疯狂加息,会把全球股市 " 加崩 " 了吗?》中,我提出 " 中美相反的利率周期,作用的落点不同,国内降息增加 A 股的流动性,美国加息导致 A 股的风险偏好下降 "。

这个判断的结果是已经发生的,而且很快将结束,加息的影响前文说过了,流动性的影响在这轮强劲的反弹中也释放得相当充分了,接下来,就取决于各种因素的边际变化。

首先是国内的 " 宽货币 " 空间没有了,接下来会进入 " 中性货币 "。

国内之前能降息,是因为前两年没有跟着美国降,所以有空间。但这次美国加息 75BP 后,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就加到了 1.5~1.75%,与这个利率对应的是我们的隔夜利率,在 1.5% 左右,已经持平或倒挂了,对汇率造成很大压力。

更大的问题是,他们 7 月份再加息 50~75 个 BP,9 月再加息,那我们最迟 9 月也要加息,否则利差太大了。

利差大的后果,可以看一看日本,维持低利率的代价是日元大幅贬值、贸易逆差和国内高通胀。

其次是支持这两年经济强劲增长的出口因素也可能消失。

前面还没有提到 " 缩表 ",降息是价格工具,用价格信号压制需求,而缩表是量的工具,降低经济动作中的货币,叠加欧美生产的恢复,其中一个最直接的作用就是降低全球贸易额,日本、韩国的出口都处于下行趋势中,我们的出口,在 6 月疫情的扰动消失后,也很难独善其身。

留给我们 " 稳增长 " 的时间窗口只有三个月。

另一个种可能,如果美国的通胀能快速降下来,那对货币政策的压力就没那么大,但又有另一个隐患——美国重建供应链。

美国近几年的一系列政策,都在致力于将供给链慢慢从中国转移,但这个重建供应链必然付出通胀的代价,因为我们近二十年向美国输出的通缩,是美国能长期维持低利率的重要原因。

在高通胀下,这一进程不但被搁置,而且不得不更依赖中国供应链,可如果通胀因素消失,这一进程又会加快,对出口产生不利的影响。

总体上看,美元作为国际货币的特点,导致每一次加息,都会扰乱其他国家的货币政策,每次都会拿出一个国家的经济出来 " 杀了祭天 ",以平息周期,而中国凭借巨大的内需体量和半封闭的金融体系,每一次都能逃出 " 魔掌 ",甚至抢在美国之前收割其他国家的 " 韭菜 "。

这一次还能否像以前那么幸运?有更多的不确定因素,基建地产目前发力都很一般, 那就需要消费超常规发力,要下决心破除一切阻碍消费的因素,体制上的、政策上的,思想观念上的,不要再说什么 " 全体发钱等于没有发钱 " 一类的蠢话了,但这个话题无法在当前的舆论环境下展开,也就只能点到为止了。

05 现代社会的 " 摇钱树 "

有一个古老的讨论:应该藏富于国,还是藏富于民?

这个问题到了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现代意义的财富都是政府可以控制的货币现象,政府有了 " 摇钱树 ",还需要藏什么富?

加息可以让资产泡沫破裂,同样,降息周期中的资产价格上升,也会创造 " 财富效应 "——中产阶段因为资产的升值而觉得自己很有钱,所以增加消费,富人和企业则增加投资,国家趁势支持中小企业创新创业,货币快速流转,乘数效应充分发挥,从而让经济更繁荣。

" 降息——通胀——加息——结束通胀 ",通过一轮完整的货币政策,富人手中的 " 征税凭证 " 坐了一轮过山车,贪婪者破产,新富崛起。

铁打的国家,流水的富人,无论是美国梦,还是中国梦," 资产升值——资产泡沫——泡沫破裂 ",周而复始并非无意义,货币与利率这个现代社会的 " 摇钱树 ",让财富重新分配、缓解阶层固化、创造新希望、维持社会活力的意义重大,而对社会秩序的破坏力又远小于战争和暴力革命,还能让政府永远成为这个游戏的大庄家。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