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百姓彩票 > 联系我们 >
山体滑坡祖孙俩遇难,家属对原因存疑,政府部门已受理申诉
发布日期:2022-04-28 20:15    点击次数:65

极目新闻记者 李杨

在整洁有序的村庄内,突兀矗立着的一片废墟,显得十分扎眼。那里原是一座三层的居民楼,住着韦山明一家。

2021年6月29日上午9时许,一场大雨过后,韦山明家位于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县岩滩镇常吉村的房屋,因山体滑坡被压垮,其妻子李美玲和外孙被困在屋内,因窒息不幸身亡。

61岁的韦山明和家人认为,房子损毁并非只是因为自然灾害造成的,还和半年前当地自然资源局在修建护坡时,损坏了其原有护坡以及未能及时预警和整改有关。

对此,大化瑶族自治县自然资源局表示,修建护坡是为了保护居民的人身安全,所有修建流程均符合规范。灾害发生后,河池地环站和相关专家调查结果显示,造成此次滑坡的主要因素为强降雨。

韦山明家并不认可这一结果,并持续向信访部门反映情况。目前,大化县自然资源局已受理了信访事项。

山体滑坡祖孙俩不幸遇难

300多个日夜,韦山明脑海里不断浮现着那个画面。

那是2021年6月29日,自凌晨起,岩滩镇便下起了雨。到上午8时许,雨势更大了。韦山明早早起床去猪圈忙碌,待雨势小了一些后,他又和其他村民一起,赶到了紧邻自家房屋的一处篮球场,自发清理球场内的积水。

突然之间,韦山明听见山上传来响动,抬头看见山上泥土松动,立马丢开手上的工具,拔腿就往屋子跑。

几秒钟时间,大山张开“巨口”,泥土裹挟着山石倾泻而下,韦山明家的三层小楼瞬间倾倒,变成一座废墟。

“我当时就想,完了。”韦山明没能跑回家,他离家还有约20米的距离,再快一步可能也被压在房屋之下。他说,自己宁愿被压,因为倒塌的房屋里还有他的妻子和外孙。当时,他意识到了危险,本想提醒家人躲到安全的地方,却跑不赢滑坡的速度。

韦山明的女儿韦芳在同村的另一个屯,她在村群里看到一栋房子被滑坡压垮的视频。视频中的画面让她心里一惊,她一眼就辨认出那是自家房子,那时她打父亲电话已无人接听。后来她又拨打村里其他人的电话,得知父亲没事后就马上往家里赶。前一天,她带着4岁的儿子去镇上赶集,遇见了母亲李美玲,当时儿子吵着要和外婆回家,她便答应了。

直到晚上8时,被压在废墟下的祖孙俩才被救援人员找到,都已无生命体征。

“被找到的时候,我母亲还抱着孩子。”韦山明的小儿子韦源星说,他得知消息后马上从广东赶回,晚上10时才回到家乡,“发现遗体的位置在房间和大厅之间的房门处,他们可能刚刚吃完早餐,也可能我母亲察觉到了危险,正想抱着外孙出门。”

曾自费十几万修建护坡

没有这次事故,韦山明一家将在这个叫做常吉村的小山村里幸福地生活着。

常吉村依山傍水,风景秀丽。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岩滩水电站建成后形成了56平方公里的湖面水库,也让当地成了远近闻名的风景区。

作为水库移民,韦山明一家上世纪90年代初搬来此地,居住多年后又因房屋墙壁上有了裂缝,便决定在距离老屋不到100米的山脚下建了新房。

“建房先建护坡”是当地村民的共识。韦家采用常吉村传统的方法建造护坡,覆盖了山体削坡后的裸露处。村民韦如康有十几年的护坡建造经验,他的护坡修建技艺都是老一辈传下来的。

“护坡的高度要高出坡上的平地20公分左右。修建护坡的高度越高,底部就越厚,越往上修建厚度慢慢减小。”韦如康说,建造好护坡,原材料是关键,要选择百斤左右的山石,山石的大小要基本一致;浇筑时一定要灌实,且要留好排水通道进行排水。

村民李艳华参与了韦家护坡的修建,当时她和其他几名工人一起合作,负责灌浆。

“他们家的石料是好料,护坡垒得也高。”李艳华还记得,护坡顺着山势一直向上延伸,高十几米,大概耗费了十几天才完工。

韦源星说,全家人都知道护坡的重要性,所以在选择石料时都选择新开的、大小差不多的坚硬石料,护坡修建大约花了十几万元。

由于建房耗费颇巨,韦家的房子没能一次性建完,有了钱就建一点、添置一些东西,断断续续地修建了两年才真正完工,前后花费约百万元。新居落成后,一家人搬到新房居住,将老房改造成猪圈。

自2019年以来,在定点帮扶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水库和扶贫易地安置中心的支持下,常吉社区开始推进水库移民新村建设,村里的房屋被刷成了统一的黄色,在蓝天碧水的映衬之下,看起来欣欣向荣。

滑坡现场至今仍保持原貌

灾难发生后,韦山明一家拒绝了政府为他们进行灾后重建的建议,坚持保留着灾难现场的原始状态。他们将原来的猪圈刷了墙改成临时居所,所有的一切均需重新购置。

韦源星原本打算2021年结婚,但交往了3年的女朋友,在此事发生后和他分了手,双方的婚事告吹。他关闭了在广东的工厂,回到家里陪伴父亲。事故发生后,韦山明伤心又自责,开始经常喝酒,夜里偶尔会醒来自言自语,让家人很担心。

韦芳的丈夫李家茂也未再外出打工,而是留在老家打一些零工,顺便照看妻儿。韦芳则常常出现精神恍惚的状态,半夜里会起床拿着儿子的遗物摆在床上。如今,所有和儿子有关的物品她都保持着原样。曾有一次,李家茂和亲人试着清理遗物,韦芳见状表现得非常激动,从此大家再也不敢动任何东西。

至今,韦源星和李家茂一直在向县纪委和信访部门反映情况。他们认为,房屋的损毁并非只是因为自然灾害造成。

“房子已经建造十余年,建造房子的时候在后面建有结实的防护墙,此前没有发生因滑坡损毁房屋的情况。”韦源星说,在房屋因滑坡被毁的半年多前,大化县自然资源局以地质灾害治理为由修建护坡,但对方在未取得他们同意的情况下便对原有的护坡进行了破坏,施工过程中未做好安全防范并造成了安全隐患。

韦源星所说的安全隐患,是指2021年11月在护坡修建施工过程中山上出现裂缝及落石滚落致房屋损坏的事,当时他曾开车从广东回到家里和施工方商议此事。由于未找到施工负责人,韦源星直接报了警,双方在警方的协调下开始协商。最终双方达成了协议,并手写一份《事故赔偿协议书》,约定由施工方赔偿韦家16888元并对损坏部分进行修复。

从韦源星提供的视频可见,当时韦家屋后山上的玉米地里出现了较长的裂缝。韦源星认为,裂缝是修建护坡造成的,这也是日后发生滑坡的重要原因之一,“在我看来,这无形中造成了重大安全隐患,但相关部门却没有按要求整改和进行必要的预警。”

该山体早前曾出现滑坡

这并不是事发山体第一次出现滑坡。2020年6月5日凌晨2时,在一场强降雨之后,该山体出现了小范围的滑坡,对韦家房屋旁的篮球场和村卫生所造成了损坏,但并未波及韦家的房屋,“正因为屋后修建了护坡,所以我们的房屋并未受到影响。”李家茂称。

2021年6月29日灾后,大化自然资源局作出的《关于岩滩镇常吉村坡往屯“6.29”滑坡地质灾害调查情况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提到,这次滑坡滑体方量约500立方米,滑体为含碎石粘土,属于小牵引式土层滑坡。

常吉村一名村民介绍,在滑坡发生的半年前,村里的篮球场刚刚修建好。韦源星则表示,建篮球场时,施工方进行了削坡,但未建设护坡。

《报告》称,2020年那次滑坡发生后,大化县自然资源局应县卫健局申请,作为地质灾害治理建设单位,按程序聘请资质单位广西土木勘察检测治理有限公司河池分公司,作为该滑坡治理工程勘查设计及预算单位,项目名称为“大化县岩滩镇常吉拉好屯滑坡地质灾害治理工程”;委托南宁市广岩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作为该滑坡治理工程施工单位;委托广西机电工业学校作为该滑坡治理工程监理单位。施工单位于2020年10月29日进场施工,于2020年12月21日通过竣工验收。

“2020年的第一次滑坡虽然没有对韦家的房屋造成影响,但是已经形成了安全隐患。”大化县自然资源局业务股室负责人唐女士表示,韦家之前虽然修建了护坡,但是修建的护坡比较简易,高而薄。为了消除安全隐患,防范地质灾害的发生,县自然资源局按规范流程去开展相关治理工作,“群众受灾后,他们的心情和质疑我们可以理解,但作为监管部门,我们的初衷肯定是为了保护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这是毋庸置疑的。安排这个地质灾害治理工程,努力去组织、开展、推动项目落地的相关工作,建造护坡的本意,是为了更好地去保护地质灾害隐患威胁范围内房屋居民的安全。”

工程设计方案显示,大化县自然资源局修建的护坡高6.3米,底部宽2.6米、顶宽0.75米,使用砂浆及灰岩块石砌筑,地基承载力要求不少于250千帕。然而,韦山明及家人并不认可该护坡的安全性,认为该护坡比之前自建的护坡更矮,护坡上面仍有两米左右的松滑泥土,极端气象条件下极易导致塌方。

对此,唐女士表示,护坡是根据专业资质机构及规范去设计去实施的,施工到一半时韦家要求将护坡加高。她理解韦家的心情,但地灾项目的设计是整体性很强的系统,设计变更的要求非常之严格,如果上部工程调整,下部的工程也需要联动调整,可能会导致整个项目设计的报废和推倒重建,专家的设计方案,除了设计利于稳固的倾斜角度,还设计了几米的台阶进行缓冲,“护坡并非越高越好,最关键是底部要稳固有力,顶住坡脚所需承受的压力和应力。此外,如果没有斜坡和缓冲,更容易倒塌,无法起支撑和保护作用。”

报告称灾害主因是强降雨

事故发生后,广西壮族自治区地质环境监测总站(河池分站)进入现场调查事故发生的原因,同时出具《大化瑶族自治县岩滩镇常吉社区坡往屯滑坡地质灾害调查简报》(河池地环站2021年6月30日),相关专业技术单位及行业专家也到现场踏勘。

《报告》称,根据上述简报和专家踏勘意见,认为造成此次地质灾害的主要因素是强降雨,这是一起小型意外地质灾害事故。

根据大化县气象站提供的数据,灾害点2021年6月29日凌晨开始出现持续降雨,早上7时至9时雨强变大,灾害点附近站点(岩滩镇)灾害发生前2小时降雨量110mm,其中上午7时至8时小时雨强33mm,8时至9时小时雨强77mm。又根据岩滩镇人民政府县防汛抗旱指挥部的报告,2021年6月29日零时起,岩滩镇遭受罕见强暴雨、大暴雨袭击,山体、农田含水量饱和,致使全镇8个行政村(社区)多处山体、农田和基础设施遭到一定程度的破坏,造成较重的灾害损失。除韦山明家所在地外,吉发村那内屯也因受强降雨影响,发生护坡塌方,导致一名护林员被埋后抢救无效死亡。

为何修建了护坡山体仍会塌方?《报告》认为,大化县自然资源局所实施的地灾治理项目只会起阻止、延缓因极端天气形成滑坡地质灾害的作用。唐女士表示,根据《报告》,除了极端天气形成的连续强降雨,此处地质结构特殊,山坡顶部及坡面集雨面积大,几米的土层下是整版的灰岩,吸水性、透水性差,连续强降雨致使土层吸水已饱和,山洪爆发后又从高处将水灌入土层与灰岩接触面层形成压力导致滑坡瞬间爆发。而切坡修建民房、篮球场、卫生所等,人为上已经破坏了该区域地质自然形成的稳定性,致使整体应力达不到平衡,如遇强降雨等极端天气,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地质灾害,“护坡在此次滑坡中并未损坏,是在后来救援过程中被挖坏了部分。瞬时爆发的滑坡形成的冲击太强大了,一泻而下,直接将下方的房子冲垮。”

2022年3月7日,韦源星拿到大化县人民群众来访接待中心的信访受理告知书。3月18日,大化县自然资源局受理了信访事项,承诺将于5月16日前办结并书面回复。

4月19日,岩滩镇人大主席覃卫民和副镇长李敢来到韦家,和他们商谈灾后重建之事。覃卫民劝说韦家接受县自然资源局为他们申请的18万元避灾搬迁经费,一边重建房屋,一边再追究相关责任。但韦山明及家人均不愿接受这一提议。

在双方谈话期间,韦山明拿着房屋未倒塌时照片,一遍遍对来访者讲述着,那个他亲眼看见并不断在脑海回放的场景。

(除覃卫民、李敢外,其余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