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百姓彩票 > 媒体报道 >
俞敏洪直播间里,文人卖书商人谈理想,3000万人在围观
发布日期:2022-08-14 19:47    点击次数:94

  俞敏洪的直播间近日很热闹。

  七月的最后一天,他和搜狐的张朝阳在北京郊外露营。两位中年转型的企业家一起在河边散步戏水,围着烧烤喝酒谈天,聊物理课,也聊低谷和墓志铭。这场接近6小时的对谈被全程直播,引来4000万人围观。

  前后两周,他还和作家余华、漫画家蔡志忠、陈佩斯父子以及360创始人周鸿祎在直播间做了几场对谈。新东方翻红以后,俞敏洪的直播间成为一个有点特殊的“会客厅”:文人在这里卖书,商人在这里谈理想,新东方同时收获流量和销量。

  直播中,俞敏洪问余华自己像他笔下的谁,余华想了半天说他像《兄弟》里的周游。周游是个能说会道的商人,小说里这样描写,“周游这个江湖骗子把我们刘镇的群众完全给镇住了,群众挤来挤去围着他,崇拜地看着他,耸起耳朵听他说,一直到凌晨一点钟了,群众才散去。”

  两个中年失意企业家,在直播间露营

  据俞敏洪在个人公众号“老俞闲话”中所述,张朝阳在一个月前就发出了对谈邀请。后来这场名为《星空下的对话》的聊天被安排在位于密云的搜狐农场进行,由搜狐视频全程直播,并在俞敏洪的抖音直播间同步直播。

  东方甄选的火爆出圈,为“双减”后的新东方意外寻觅到一条可行的转型之路;而在大厂竞争中逐渐掉队的搜狐,也因为张朝阳的物理课几度收获热议。

  如同俞敏洪所说,他们一个是理科、一个是文科,思维方式和层次都不在一个频道上,但这并不影响他俩对于企业发展九死一生的共同体会,以及人生历程中各自沉浮的交流。在当晚的直播中,二人聊了对退休的看法、新东方的转型、张朝阳的物理课和各自的墓志铭、人生的高潮低谷等。

  张朝阳认为“从低谷走出来更难”,俞敏洪则表示“在高潮的时候掉下去”更难,这番对话大概描述了他们当下各自的状态。

  从2021年11月开始,张朝阳每周准时在搜狐视频直播物理课,至今已更新70多节。上月比较出圈的一次直播,是他在“超级月亮”那晚,沿着二环路夜跑,一边跑一边聊物理。截至发稿,这支长达五个半小时的直播回放视频累计播放了14万次。

  在与俞敏洪的对谈中,张朝阳提到,讲授物理课是出于个人的兴趣、公益的考量和对搜狐直播业务的帮助。尽管目前看来,物理课对搜狐的帮助并不是爆发式的,但它至少帮张朝阳自己“再造了价值观”,并逐渐从低谷走出来。

  而新东方的大落大起,大家就更熟悉了,在此不再赘述。两位中年失意的企业家相聚在直播间,本身就是一件极富看点的事。

  直播过后,俞敏洪在文章里写道:“最终结束的时候,搜狐视频有4000万人次路过,我的平台也有3000多万人次路过。这是我最近过得比较开心的一个晚上,感谢Charles(张朝阳的英文名)。”

  当商人对话文人:新东方还是想做教育

  实际上,俞敏洪近期组织了多场对谈,其对象并未限于张朝阳这类企业家,还包括漫画家蔡志忠、作家余华、学者葛亮、喜剧大师陈佩斯和他的儿子陈大愚等。其中最出圈的要数余华做客俞敏洪直播间,和他聊自己的小说《兄弟》。

  俞敏洪:你是中国最好作家之一吗?余华:我肯定是啊。

  因为老做核酸不舒服,我就把女人公的名字从杨红梅改成了殷红梅。

  我第一天到文化馆上班时故意迟到了两个小时,结果我发现自己竟然是第一个来上班的,我心想这地方来对了。

  这些直播时的经典语录被网友们摘录出来,疯传网络。作家余华,再一次坐实了“把痛苦留给读者、把快乐留给自己”的形象。

  俞敏洪直播间里,文人卖书商人谈理想,3000万人在围观

  不过事实上,俞敏洪与余华的对谈是很专业、很有深度的。对谈过程中,俞敏洪时不时呼吁围观的网友下单买书,余华的新版作品《兄弟》也铺满了直播间的背景墙。短短两个半小时,《兄弟》《活着》等余华的作品就卖出了一万多册。

  在电商直播走进下半场的当下,有内容的直播至关重要。俞敏洪频频邀请多位文人来到直播间、向观众介绍好作品,一方面是在以优质内容沉淀粉丝,另一方面也不难看出其本心还是想做文化、做教育的。新东方翻红之际,他就在公众号发文称:“东方甄选一热闹,大家以为新东方只做农业了。其实,新东方主要做的事情还是教育,教育是新东方的主要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在“东方甄选”之外,新东方新建了“新东方直播间”。据俞敏洪所说,他将亲自带领这一队伍,专门推广新东方优质的教育产品以及其他优质教育相关的产品,包括图书、智能软硬件学习设备、和学习相关的文教用品等。

  俞敏洪直播间里,文人卖书商人谈理想,3000万人在围观

  此外,东方甄选还在大号之外建立起了包括图书、生活好物、自营三个垂类号在内的直矩阵播。只是垂类号的粉丝量与大号比较,相去甚远。除了维持东方甄选直播间的流量以外,“如何再造一个东方甄选”可能也是新东方目前最大的焦虑之一。

  好多中年失意企业家,在直播间抱团

  除了对谈张朝阳,八月初,俞敏洪还和360董事长周鸿祎一起出现在了直播间。俞敏洪本身,和他的企业家朋友们,都在借着新东方翻红的东风,实现“1+1 >;2”的效益。

  这类合作还有一个重要的背景:和明星一样,中年企业家的终点可能也是直播。

  2020年4月1日,罗永浩为了还债放下锤子拿起麦克风的那个晚上大家都知道了。在他首次带货直播的三个小时里,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支付交易总额达1.1亿元,刷新抖音直播带货纪录。“抖音一哥”随之成为罗永浩这两年里最重要的身份和头衔。

  值得一提的是,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就罗永浩直播带货一事曾发表过评论,“如果一个企业家做自媒体、挣广告费或带货,我觉得很荒唐”。

  两个月后,李国庆在淘宝进行直播首秀,卖的是他的“早晚读书”季卡、“李国庆午餐”等。次年,李国庆组建了专业直播团队,并逐渐掌握流量密码,在直播间几度卖惨甚至露出公章。

  同年进入直播间的还有董明珠,当时格力正在进一步加码线上渠道。据统计,2020年,董明珠总共进行了13场直播,销售额高达476.2亿元,占据格力同年总营收的四分之一。去年双11大促中,屡屡被唱衰的格力以超30亿的销售额击败美的、海尔,重新夺回行业第一的位置。

  当然不是所有的企业家都适合直播带货,前阵子退出抖音的罗敏就是一个反例。罗老板带着他的趣店预制菜高调归来,却最终因为校园贷的黑历史被推上风口浪尖。互联网有记忆,当企业家走进直播间时,就应该做好被扒皮、被议论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