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百姓彩票 > 新闻资讯 >
42岁邓丽君死因成谜, 覆盖国民党党旗下葬, 国军少将: 她是女特务
发布日期:2022-04-10 19:58    点击次数:172

邓丽君

天使面孔、海妖歌喉,更兼有一副玲珑心肠。

歌声传遍世界,是绝代歌姬,更是那个年代不可磨灭的印记。

能和法国男朋友相谈甚欢,也能让功夫巨星成龙魂牵梦绕。

芳魂早逝,却又能覆盖党旗下葬,她的身份,究竟有几层?

我们到底有没有真正的认识和了解过:邓丽君。

邓丽君

绝代歌后,缘起却在梨园

邓丽君生于1953年,家里除她之外还有三个哥哥,她又是父亲40多岁才得来的女儿,所以家里人格外宠爱。

因为邓丽君的母亲喜欢看电影、听黄梅戏,所以当邓丽君小时候对这些东西耳濡目染时,家人也毫不意外,甚至能颇为骄傲地欣赏她唱戏的仪态和腔调。

在这样充满爱和支持的环境中长大,邓丽君从母亲身上继承的艺术细胞快速成长,让她小小年纪便遇到恩师,能进一步发展自己的艺术天分。

1963年,邓丽君参加了中华电台举办的“中华电台”黄梅调比赛,在恩师的鼓励下一举夺冠。

天才的出场也是伴随着质疑的,在参加这次比赛以前连邓丽君的父亲也不看好她。

但随着邓丽君在比赛中逐渐崭露头角战胜对手后,他开始认可女儿的才华,并像小时候一样以她为荣。

邓丽君

人生岔路,是平凡求学,还是冒险学艺?

1966年,邓丽君只有13岁,可她已经是台湾省小有名气的小明星了。

清纯娇俏的面容和甜美温润的嗓音使她在这个年纪就有了一批小小的粉丝。

这一年,邓丽君即将14岁,她面临求学或者学艺两条路。

原生家庭的爱意和从小良好的文化修养,让她心智比同龄的孩子更加成熟,更能想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喜欢什么。

她的身后给了她能利落做决定的勇气和底气,她自身的性情和实力给了她潇洒从艺的成本,媒体的追捧与不断发展的时代给了她事业坦荡的时机。

天时地利人和,不外如是。

有句话叫:“出名要趁早。”邓丽君的经历可谓是这句话的坚定实践者。

邓丽君

14岁,邓丽君拍摄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谢谢总经理》,电影中大量的歌唱部分全部由邓丽君自己完成。

对于他人而言,这已经是一个很高的起点,但当时的邓丽君却不这么认为。

她的清醒和理智,从她13岁选择人生道路就可以看得出来,从她对这部电影的看法,也能看得出来。

她不中意这部电影,她期待更严格的歌曲标准和更优质的电影题材。

换句话说,14岁的邓丽君轻狂傲气,自信昂扬。

看着已经拥有的一切,态度谦卑,心态积极,心底的声音仍然是:

“我值得更好的。”

邓丽君

1970年,邓丽君17岁,参加了香港工展会主办的“白花油慈善义卖”,最终凭借第一名的成绩成为了历史上最年轻的“白花油义卖皇后。”

这次以后,邓丽君的电影事业也稳步发展,第二部电影《歌迷小姐》一举成功。

事业蓬勃发展,性情八面玲珑,声音飘向海外

邓丽君的舞台能从中国拓展到东南亚甚至世界,和日本当年娱乐市场的规划也有一定的关联。

当时的日本,急于寻求一位青春靓丽的女歌手,苦苦搜寻而不得的时候,他们发现了邓丽君。

恰如久旱逢甘霖,这就是她们要的理想偶像。

于是,日语版的《我只在乎你》开始流行,邓丽君的形象和声音从中国逐步走向了世界。

邓丽君

1978年,邓丽君的演唱事业已经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等地发展起来。

她经常奔波在世界各国的演出,容貌和歌喉都给越来越多的人留下印象。

而在朋友的眼中,邓丽君是高贵而又细致温柔的。

林青霞曾和邓丽君一起去过国外,两人同桌吃饭时,林青霞发现一个特点:

邓丽君给服务员小费从来都是100块,而当时影坛正红的林青霞,小费也只是她的一半。

林青霞还劝过邓丽君,说面额不必如此巨大,可邓丽君只是笑笑。

可能是觉得服务生辛苦,可能是觉得换钱麻烦,但我觉得最有可能的解释却是:

她不缺。

事业有成的邓丽君已经不必在意这些细节,她的世界里除了她爱的艺术以外,已经没有太多俗世的细节可以让她放在心上。

邓丽君

也是和林青霞,是她们最开始认识的事情。

相识不久,林青霞看中一款香水,但因为价格实在昂贵,加上也不是非买不可就放下了。

等两人出购物商城以后,邓丽君晚出来了几分钟,手里恰好是林青霞看重的这款香水。

细致如她,林青霞短时间的感兴趣很快就注意到了。

送到林青霞手上的是一瓶香水,更是两人相识不久关系加深的催化剂,也是邓丽君默不做声的温柔和社交能力。

后来,林青霞结婚,邓丽君忙于国外的演出无法当场祝贺,却早早就准备好了一副红宝石首饰作为贺礼。

她驾驭社交关系游刃有余,单纯时醉心音乐,复杂时长袖善舞,上天简直没有给她短板。

邓丽君

多情缱绻,不盲目不落俗,爱和感情才是最要紧的

事业稳中向好的同时,邓丽君的感情生活也不曾乏味。

初恋开始于邓丽君的18岁,这个时候陪伴她的人是马来西亚的青年企业家林振发。两人的感情稳定,性格互补,已经进展到谈婚论嫁时,林振发突发心脏病。

邓丽君不远万里匆忙飞去新加坡时,在候机厅里面看到了溘然长逝的爱人。

这时,林振发才30多岁。

邓丽君

另一个命运无常的恋人叫朱坚,邓丽君和他传出绯闻的时候事业刚刚起步。

当时的朱坚活跃在娱乐圈,手上的资源刚好可以帮助邓丽君发展。

于是,随着商业上的牵绊逐渐加强,两人对彼此产生了好感,单纯稚嫩的邓丽君懵懂间带着稚气,很难不让人沉醉。

朱坚也被这样的魅力影响,知道邓丽君在香港表演时,还表示想过去看她,结果最终飞机失事。

他带着爱意去看望恋人,却消失在看望恋人的这条路上。

也许是命运对邓丽君的事业太偏宠,才让她的感情线这么不顺利,同样和邓丽君有缘无份的人,还得多加一个郭孔丞。

一个当红明星,一个糖王之子。一个粉丝无数,一个家财万贯。

他求婚、她应允,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见家长,商量婚姻,似乎一切都很稳定,连邓丽君本人都觉得自己要拥有一个家庭了,郭家祖母却给沉浸幸福中的邓丽君泼了一盆凉水。

邓丽君

“将过去的历史交代清楚。”

“加入郭家后,立即退出演艺圈。”

“断绝与娱乐圈朋友的交往。”

句句戳人肺腑,字字掷地有声。

对于邓丽君来说,这三条规矩,意味着:

不尊重她的过往、不认可她的事业和才华、不在意她的人格和社交。

郭家的挑剔和轻视慢待,显而易见。

可邓丽君毕竟不是普通人。

她足够有才,事业足够成功。

她拥有绝对的自信、清醒的意识、独立的人格、强大的精神世界。

既然你们不珍重待我,那我也不强求了。

最终,邓丽君退婚。

郭家也确实不珍惜她,她离开后短短几个月,订婚仪式依然举行,男女主角一个不缺。

可这一切已经与邓丽君无关了。

邓丽君

真正强大的女士,就是邓丽君这样,面对诱惑和险阻都能有主见、有原则。

她对这件事的处理直接表现出了:

也许我爱你,但我绝不会因为你放弃我自己的光芒和价值。

是力量和柔美的短暂碰撞,无限美好,最终也是意难平

“我当时没有接那个电话……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有错过谁的电话。”

——成龙

邓丽君一生感情不少,但大众最熟知的,还是和成龙的这一段。

他们缘分开始的地方,是美国。

成龙对邓丽君的第一印象,是她好美。

等听到了邓丽君的歌声后,又惊艳于邓丽君的歌曲。

可他们的差异太大,仅仅凭借感情两个字,能维系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

邓丽君

生活习惯相差大。

邓丽君请成龙吃四个小时才能完整吃完的法餐,妆容精致,服饰华丽。

可成龙穿着大裤衩就去了,半个小时把所有东西吃了个干净。

后来,成龙在自己的专辑《还没长大就老了》里面提到过这一段:

他明白邓丽君高贵,可自己就是被这样的环境刺激到了,自尊心作祟,原本能适应的心态,也变得焦躁。

生活圈子相差大。

邓丽君安静温柔。成龙带她去看自己拍电影时,邓丽君总是缄默着坐在一边,只和成龙说话,面对周围成家班的成员,她会浅笑,却不会主动攀谈。

久而久之,成家班的成员对邓丽君没有太多好感,更别说后期还来了一个在成家班中如鱼得水的林凤娇。

在种种差异之下,成龙和邓丽君的这份感情还是走到了尽头。

邓丽君

后来某一天,成龙正在拍戏,错过了一个电话没接到,等知道是邓丽君打来的电话后,成龙也没有回复,觉得可能不是什么大事。

可就是这次的不在意,让他错过了邓丽君临终前的叮咛。

等成龙再一次想起这通电话,就是听到邓丽君过世消息的时候了。

成龙一直后悔当时自己为什么没有接到她的电话,为什么没有回过去,可即使后悔,也无济于事。

除了给自己培养出一个以后不错过电话的习惯以外,确实没有什么后果,佳人已逝,只余追思。

邓丽君

毫无征兆,香消玉殒

1994年12月,邓丽君曾在泰国和歌迷一起欢笑歌唱。

1995年5月8日,邓丽君在泰国清迈的酒店里亡故。享年42岁。

身故的五年前,邓丽君认识了法国男朋友保罗。她喜欢这个小她十岁的男孩身上的朝气,为他不吝豪掷千金。

给他买昂贵的摄影器材,还在各种场合付账时把钱给保罗,照顾他的面子。

尽管邓家人从一开始就不看好保罗这个年轻幼稚没担当的外国人,但因为邓丽君喜欢,所以还是没有说什么。

1994年末,保罗陪着邓丽君一起来到泰国清迈,没想到意外居然发生了。

邓丽君

邓丽君在和保罗度假的过程中,突然过世了。

死因成谜,是气喘窒息抢救不及,还是另有隐情?

邓丽君逝世于泰国清迈,过世的时候身边没有任何故旧亲人,唯一算得上有联系的,就是那个法国男朋友,还有一封诡异古怪的留言:

“Don’t touch the body,no operation,just keep her in the cool storage for tonight.(不要碰遗体,不要任何处理,今晚就把她放在冷藏室)”

这份文件的签署人是邓丽君相处多年的法国男朋友史蒂芬·保罗(Stephen Paolo)。

这份文件至今仍然保存着,而当时签署这份文件,是需要家属签字同意的《实施麻醉及手术授权书》。

如果说到这里还是有人觉得邓丽君是自然死亡,那么我们不妨看看佳人的遗容。

邓丽君

根据尸检报告,我们了解到,邓丽君过世时,脸上有清晰可见的红色掌印,颈部和左耳部位都有淤痕、红色斑点和针眼。

追溯时间的流逝,我们又知道了邓丽君在被送来抢救时,曾在酒店里有很明显的气喘、咬勺子的表现,当时酒店的工作人员还曾尽力帮助过她。

以上,除了气喘表现和最后的哮喘窒息这死亡说法一致以外,别的特征都没了下文。

和我们一样产生疑问的,还有当时的人。

那个年代,网络不发达,但是对于这样的尸检表现出来的怀疑和臆测,还是如雨后春笋一样不断出现在媒体上。

邓丽君

一时之间,谋杀、自杀、吸毒……五花八门的死因层出不穷,似乎任何一种都有迹可循,又似乎任何一种都是空穴来风。

至今,我们也无法确定邓丽君的死因。

关键,就在于当时那份不同意破坏遗体的文件。

邓丽君带着谜团离开,而这个谜团中隐藏的真相,却再也找不出了。

愿意相信世间仍有真情在的,不妨理解为保罗一番情深,不忍心佳人身亡以后躯体残缺。

倾向执着落实真相的,也不妨记住这么疑点,也许日后的某天,我们会发现不一样的证据和推测,推动我们,去解开这个至今未解的谜题。

邓丽君

醉心艺术的歌手?还是效忠党国的女间谍?

邓丽君的立场是另外一个值得讨论的话题。

她曾公开表示过:“我要去大陆,如果不能演出,我就去观光、旅游,反正我一定会去内地,大家如果喜欢,我可以免费为我的同胞们唱歌!”

说这番话的邓丽君,字里行间是难以抑制的向往和迫切,她的弟弟在邓丽君过世后,也表示过姐姐一直想去大陆为歌迷唱歌,却始终未能如愿。

可随着邓丽君向大陆表现出的向往越热烈,邓丽君身上的疑点越来越多,她迟迟不能来大陆,似乎也有了解释。

第一,邓丽君曾说:“我去大陆唱歌的那天,一定是三民主义实现统一的一天。”

三民主义代表什么,不言而喻。

第二,邓丽君曾多次前往金门劳军,自费也欣然前往,在大陆对岸唱着当时被定义为不良歌曲的《何日君再来》。

第三,国民政府少将谷正文曾明确表示,邓丽君,是特务(间谍)。

邓丽君

政治立场倾向对岸,公然挑衅当时大陆的文化价值观还被高官直接定义为“间谍”。

原来如此?

原来舞台上的倩影都是掩饰,原来美丽的歌喉都是手段。

那个几乎风靡了世界的邓丽君,最终的身份,居然是国民政府的间谍。

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我们不妨来解决几个问题。

一,邓丽君是什么时候开始做间谍的?

二,邓丽君是间谍,能有多少实际利用价值?

三,邓丽君表现出来的行为,到底应该怎么理解?

四,为什么国军高官要在邓丽君过世以后认定她为间谍?

邓丽君

第一个问题,根据邓丽君离开台湾省的时间段推算,邓丽君是1968离开的,并且签了所谓“效忠党国”的条例。

可这个时候,她只有15岁。

她的天赋不足以支撑她有当时的实力,邓丽君的年少成名,是天赋加努力造就的。

如果15岁的她已经成为间谍,并具备独立离开台湾省执行任务的能力,那她得多早开始受训。

如此年幼的孩子,如何受训成为间谍?

可如果没有任何训练和课程,仅仅凭借一些似是而非的语言就认定她是间谍,是不是低估了间谍的门槛?

更何况那段时间的国民政府,管控力度非常严格,在这样的背景下,邓丽君写下的文字,能有几分说服力?

邓丽君

第二个,邓丽君成为间谍,能有什么利用价值?

作为艺术造诣和娱乐影响力卓越的明星,邓丽君在当时世界上的娱乐榜上,都是可以排得上名的。

但这样的影响力不足以带来等价甚至是一半的政治影响力。

姑且认定邓丽君为间谍,那么她的作用就只是表示一下自己的政治立场,难道有信仰的人,会因为偶像而更改甚至背叛吗?

不会。

所以她成为间谍的实际利用价值,微乎其微。

第三个,邓丽君表现出来的行为,到底应该怎么理解?

上一个问题也许有争议,也许有人会拿邓丽君强调过三民主义的统一以及多次劳军来做论据。

邓丽君

那我们这个问题就来分析这些行为。

邓丽君推崇三民主义,这可以证明她的政治立场偏向她的出生地,这无可辩驳。

可其他的呢?

邓丽君多次劳军,自费也欣然前往。这是当时对岸报道出来的文章。

自费和欣然怎么证明?是报纸说的。

故意唱《何日君再来》?可这本来也是邓丽君的代表作。

文化挑衅?只是臆测,或是说附加之罪。

按照当时国民政府的管理程度,邓丽君敢不去劳军吗?

至于去了以后、去几次、是不是自费、是不是欣然前往,大众都只能听报纸的了。

也许所谓的真相,只是有心之人刻意展现的真相。

第四个,为什么国民政府要在邓丽君过世以后认定她为间谍。

因为此前媒体宣传的种种行为,总要有个结果。

这句话,算是一锤定音。

而且,死者已逝,有口难言。

邓丽君

她没有政治影响力,但她的艺术成就被两岸所追捧,才华被两岸认可,她的政治立场,就等于了一个信息:

你们崇拜的人,最终信仰在我这边。

也许,拨开迷雾,这才是真相。

她无意入局,却无法躲避。

生命流逝,她却还要被用来完成政治价值。

可悲,可叹。

死后覆盖党旗下葬,葬礼规格极高

至于邓丽君的葬礼规模,也被众人一次次提及。台湾省省长宋楚瑜担任治丧主任委员。

中国台湾省地区领导人李登辉特颁“艺苑扬芬”挽额。

国民政府追赠最高荣誉“华夏一等功”奖章。

政府高层连战、吴伯雄、王金平、陈水扁悉数到场。

十几位军人抬棺。

邓丽君葬礼

这样的待遇,实属罕见。

她的墓地是生前披露她消息最多的记者田文仲找到并赠送的,过世的时候,身上覆盖着国民政府的旗帜。

也许党旗是政府为了纪念她超越国界和种族的艺术魅力。

也许是钉死她间谍身份的最后一个证据。

但对已经失去生命的邓丽君而言,已经没有意义。

她的价值,更加外放且清晰。

是绝对的歌后和佳人,文采飞扬、事业有成。

是绝对的命运强者,不被感情掣肘,永远追求自我和理想。

邓丽君

佳人已逝,灵魂永存

邓丽君离开我们已经很久很久了,可是她的歌声却始终陪伴着我们。

作为同时代的人,我们的父辈推崇邓丽君、怀念邓丽君,她的歌曲张口就来。

而对于我们这代人来说,邓丽君的魅力一样存在。

歌声甜美,台风稳定,性格温和,独立自强。

一曲《我只在乎你》替我们讲述深情,一曲《何日君再来》为我们增添酒兴,一曲《无言独上西楼》唱尽落寞,一曲《小城故事》娇媚多情……

邓丽君的歌声早已成为那个时代不可替代的印记,从上一个世纪流传到现在。

而邓丽君本身所具备的优雅、高贵、理智、独立、有主见、敢追求等性格特点,也将随着这些歌声被更多的人知晓、欣赏、推崇。

佳人已逝,但灵魂和魅力,从未消失。